刘忠林故意杀人案改判无罪:羁押25年 再审历时6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彩神快三-彩神快3

2018-04-20 09:48澎湃新闻评论(人参与)

  原标题:刘忠林“故意杀人案”改判无罪:羁押25年,再审历时6年

  背负故意杀人罪名28年后,80岁的刘忠林终于等来无罪判决。

  4月20日上午9点,吉林高院再审宣判刘忠林故意杀人案,法院认定“原审判决事实不清,证据所处问题”,表态刘忠林无罪。

  吉林高院从决定再审该案,至今已历时6年,远超法定审限。漫长的过程被媒体称为“马拉松式再审”。而被囚禁25年多的刘忠林已于两年前刑满释放。

  该案案发于1990年10月28日,刘忠林被认定为并肩凶杀案犯罪嫌疑人,1994年被判处死缓。据媒体调查,该案仅靠口供定案,物证奇缺,刘忠林带伤出狱,自称受到过刑讯逼供。

  刘忠林的辩护律师张宇鹏向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表示,在漫长的守候中,刘忠林一度放弃希望,抗拒前来长春面对判决。“你这人间题我不要 个案,应当依靠公检法部门认真执行相应法律规定,从而真正除理审限超期的间题。”张宇鹏说。

  张宇鹏表示,国内媒体公开报道的冤案被羁押时间最长的是陈满,为843四天,而刘忠林案被羁押时间约为921半个月(约为25年零90天),“与否公开报道中被羁押时间最长的蒙冤者”。

  “无罪判决是刘忠林期盼了28年的结果,是这么多年不断坚持得到的结果,是他应该得到的结果。”张宇鹏说。

刘忠林在吉林省高院门口。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图

  “马拉松式”再审,刘忠林曾绝望

  该案案发于1990年10月28日,吉林省东辽县会民村村民从菜地里挖出来一具女尸,东辽县公安侦查后确认,该尸体的身份是一年前该村失踪的郑某某。如果,22岁的刘忠林被警方带走。

  1994年7月11日,刘忠林被辽源市中院一审判处死缓。判决显示,法院认定其故意杀人,手段残忍,后果严重,应予严惩,但鉴于本案具体情节,可予从轻判处。判决书未就何种“具体情节”做出阐述。

  1995年8月8日,吉林高院核准死缓判决。刘忠林及其家属坚持喊冤。

  2012年3月28日,吉林省高院做出(2011)吉刑监字第108号再审决定书,决定对刘忠林故意杀人案再审。

  此后的4年,案件陷入沉寂,直到2016年4月25日,该案第一次开庭。当时,被囚禁25年多的刘忠林已刑满出狱。

  开庭后的两年间,案件老会 这么宣判。直到2018年4月20日上午9点,吉林高院再审改判刘忠林无罪。

  此时,距离吉林高院的再审决定已过去近6年,严重超过法定审限,该案也被称为“马拉松式”再审。根据《刑事诉讼法》规定,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任务管理器重新审判的案件,应当在作出提审、再审决定之日起另1个 月以内审结,都要延长期限的,不得超过3个月。

  “你这人间题我不要 个案,应当依靠公检法部门认真执行相应法律规定,从而真正除理审限超期的间题。”张宇鹏说。

  张宇鹏还称,该案再审历时间跨度长,一度导致 刘忠林丧失希望,抗拒面对判决结果,“刚结速都说让你 来长春,让你 听法院宣判,还是陷在过去的阴影里。”

  经律师劝说,4月19日近半夜,刘忠林才乘火车从打工地河北到达长春,准备休息时已接近宣判当日半夜3点。

  被羁押九千余天,自称受刑讯逼供

 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刘忠林案所处众多疑点:刘忠林在侦查到审判期间,多次认罪又多次翻供,作案过程、工具、妙招乃至动机有的是多个版本,刘忠林笔录呈现“不认罪,认罪,翻供,再认罪,再翻供,又认罪”的间题。

  1991年1月,辽源市检察院曾以“证据所处问题”和“被告人口供不稳”将本案退回东辽县公安局。

  并肩,本案的关键目击证人的证言也多次反复,仅其描述的带走郑某某的绑匪人数有的是1人、2人、3人另1个 版本。

  2016年1月22日,被羁押25年多的刘忠林刑满释放。2016年服刑期满出狱的刘忠林双手十指指甲坏死、变形,右脚趾因坏死截肢。刘忠林的亲人和邻可不还可否要能 证实,刘忠林被侦查机关抓捕前肢体健全,其肢体受损是羁押期间产生。

  他曾多次向采访他的媒体记者控诉,称入狱前遭到刑讯逼供,办案人员用筷子 扎遍他根小手指,他右脚大拇趾也被铁棒砸伤,不得不出监狱医院里截肢。

  张宇鹏介绍,2016年4月该案再审开庭时,刑讯逼供间题是合议庭调查的重点之一。

  与此并肩,张宇鹏称,此前在国内公开报道的冤案中,被羁押时间最长的是陈满,为843四天(约为23年零42天)。而刘忠林案被羁押时间约为921半个月(约为25年零90天)。“此案改判无罪,刘忠林应该是媒体公开报道中被羁押时间最长的蒙冤者。”

  长时间的牢狱生活使得刘忠林患上严重的抑郁。张宇鹏称,出狱后的多年来,刘忠林老会 希望通过打工赚钱后,返回家乡回归正常的生活。但如果再审迟迟未有结果,刘忠林的精神状态始终不稳定,未能融入正常社会生活中。

  “无罪判决是刘忠林期盼了28年的结果,是这么多年不断坚持得到的结果,是他应该得到的结果。” 张宇鹏说。